当前位置:山东唯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晴雯的悲剧从何而来?哪些原因导致的?
红楼梦中晴雯的悲剧从何而来?哪些原因导致的?
2023-01-23

晴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,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在贾府丫鬟之中,属她最漂亮,论针线活,也独她出色。只是这样一个优秀的丫鬟,却成为了被撵对象。

对于晴雯被撵,一向有多种说法,有的说,是因为袭人的排挤,有的说,是因为王夫人的刻意。但小白对此,却有不同的看法。

1、晴雯可怜而特殊的出身。

晴雯,同贾府之中的丫鬟都不相同。在贾府之中,有两类丫鬟,一类是如紫鹃、鸳鸯一般,是贾府的家生子奴才,祖孙几代,都在贾府为奴为婢;还有一类,是如袭人一样,因为家庭贫穷,在年幼时被父母狠心卖到贾府,签了死契。

但晴雯不同,晴雯在十岁之前,是过着正常人家的生活,只是十岁后,才被父母遗弃,成为了赖嬷嬷来的丫鬟。

因为说话爽利、漂亮,晴雯成为了赖嬷嬷出入贾府的贴身丫鬟。贾母这个具有高级审美的老太太,一见她,便爱不释手,立马将她留了下来。

在贾府之中,贾母这个老太太,对诸事不管,唯疼爱“二玉”,喜欢孙子孙女们围在自己身边,闲了同众人打打牌逗趣。

她对宝玉这个孙子,也如当今社会众多的爷爷奶奶一样,是毫无理由的溺爱。

所以,贾母在看到这个漂亮有一双好针线的晴雯后,仅仅将她留在身边一段时间,便派她去服侍宝玉了。

阅读《红楼梦》的朋友都知道,在宝玉身边,有袭人这个优秀的丫鬟,但同晴雯相比,在编制上,她们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。

那就是,袭人尽管优秀,她的月钱却是从贾母处领取,在编制上,她依然算贾母身边的八大丫鬟之一;但晴雯不同,贾母是彻底的将她安排在了宝玉的房间。

以贾母的审美、品味,不难看出,在她们二人之间,晴雯才是贾母特意为孙子培养的小妾人选。

当然,这一节扯得有点远了。

我们重新来看待晴雯身世的特殊性。

前面我们说过,她在十岁之前,过得是正常人的生活,是在十岁后,才成为了没有自由的丫鬟。

但显然,她与贾府众多的丫鬟不同,她少了一个学习规矩的过程。比如袭人,李嬷嬷就曾说,你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。

晴雯的特殊性便在此,因为年幼没有接受过这种为奴的调教,所以半路出家的她,不具有其他丫鬟所具有的尊卑、等级意识。

2、晴雯特殊出身的实例。

因为没有接受过正规培训,因此,在许多细节中,我们都能看出,晴雯对主仆的等级意识非常薄弱。

比如宝玉为她留下了一屉豆腐皮包子,被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吃了。这样的事,要是发生在袭人或者其他的丫鬟身上,一定不会刻意的张扬。

就如同样是宝玉为袭人留下的糖蒸酥酪,被李嬷嬷吃了后,宝玉正要发脾气,袭人便立马撒了慌,说自己吃了闹肚子,宝玉便不再生气了。

袭人的息事宁人,是因为她懂规矩,李嬷嬷是宝玉的奶妈,虽然同样是奴才,但她们之间地位却不同。“奶妈奶妈”,可不是简单的称呼,就如迎春所说,她是奶妈,只有她说我的份,连宝玉,也得让着她。

晴雯为一屉豆腐皮包子,完全不顾及李嬷嬷的身份,还刻意挑拨宝玉与她的关系。这显然,不是一个合格的丫鬟应该做的。而一旦我们明白了晴雯身世的特殊性,便能理解。

再比如,端午节时,晴雯在收拾宝玉的衣服时,不小心摔坏了他的扇子,宝玉原本心情就不好,因此数落了她几句。

主子数落下人,原是天经地义的,即使平日里关系再好,也不会同主子争吵,而晴雯,显然同其他的丫鬟不同。

她是据理力争,丝毫没有将宝玉当成一个主子;随后袭人来劝,她也是夹枪带棒的,讽刺自己的上司。连宝玉与袭人见不得人的勾当,也被她说了出来。

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,别我替你们害臊了!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,也瞒不过我去,哪里就称起‘我们’来了。明公正道,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。也不过和我似的,那里就称上‘我们’了!”

试看整个贾府,又有谁,如她一般,将宝玉气成那个样子?

从此,我们能够看出,在晴雯的潜意识中,她不仅没有主仆意识,也没有职场中的上下级意识,这也正如她的判词所说:“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”,只是可怜的是,她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地位的下贱,所以她永远是最趾高气扬的那个。

3、晴雯特殊的意识。

因为经历不同,所以晴雯同袭人以及贾府众多的丫鬟不同,她的意识同常人不同。

举个例子。在怡红院中,以袭人为首,包括众多的丫鬟,谁都是将这里当成职场,当成战场的。但唯独晴雯,将它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所以我们看到,袭人为了上位,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,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排除异己;如碧痕,为了上位,同样可以连颜面都不顾,服侍宝玉洗澡,花上五六个小时。但晴雯不同,她是将怡红院当成自己的家。

宝玉要撵她出去,她会哭着说道,就是碰死在这里,我也不出去。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,平儿特意嘱咐麝月保密,等袭人回来再设法撵她出去,为的是保全怡红院的名声;但晴雯得知后,却丝毫没有顾及平儿的用意,而是直接撵出了坠儿?

晴雯如此做,因为什么?因为她对怡红院看得太重,当这个家出现问题时,她不顾一切地维护这个家。正如平儿所说,她就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。

晴雯这种特殊的意识,也可以看成是重情义。而之所以如此,还是源于她特殊的出身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十岁的年纪其实并不小了,随林黛玉进贾府的雪雁,便是十岁。从这我们可以看出,这个年纪的丫鬟,已经具备了完整的自主意识、服侍主子、察言观色的能力。

但晴雯没有。

十岁之前的晴雯究竟过得怎么样?我们不得而知,但从她开朗的性格我们却可以猜测出,曾经的她,过得应该挺开心。加上她拥有的优秀的针线活,甚至于,她所受过的教育,也是不错的。

只是这一场突变,让她从幸福的家庭变成了不幸的弃儿。成为了服侍他人没有自由的奴才。

但她所具有的,对那种温馨家庭、温暖亲情的渴望,却始终没变。

正如她的哥哥多浑虫那样不堪,但她依然毫不介意地与她相认了。她的哥哥多浑虫,之所以能有一份工作,能娶到多姑娘这样的女子,想来也同她这个妹妹的扶持有关。

晴雯这一种对亲情的渴望和依赖,也展现在她对宝玉身上。

勇晴雯病补雀金裘,是她的高光时刻,显示出了她优秀的针线活。但或许我们很容易忽视一点,那就是从一个丫鬟的角度而言,晴雯在这一刻,太拼了。

身处病中的她,为了宝玉的一件衣服,竟然豁出了自己的性命,当她完成了修补工作后,直接倒下了。

我们试看袭人被宝玉无意中踢了一脚,口吐鲜血的反应?是心灰意冷。而晴雯为宝玉拼命,却完全是自愿的。

4、晴雯的特殊性,注定了她不被这个环境所容。

凡是看过红的朋友,相信都能体会出其中的尊卑、严格的等级制度;尔虞我诈的钩心斗角。

只是,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下,却有一人,是那样的与众不同。既不懂得圆滑世故,又没有半点尊卑的概念。

袭人身处病中,因为没有注意李嬷嬷进入房间,没有称呼她,被她那样的数落,尚且只能听着。试想,若这一幕发生在晴雯身上,该是怎么的局面呢?

就像坠儿的母亲指责晴雯一样。

那媳妇冷笑道:“我有胆子问他去!他哪一件事不是听姑娘们的调停?他纵依了,姑娘们不依,也未必中用。比如方才说话,虽是背地里,姑娘就直叫他的名字。在姑娘们就使得,在我们就成了野人了。”

晴雯听说,益发急红了脸,说道:“我叫了他的名字了,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,说我撒野,也撵出我去。”

这一次,是因为麝月在场,以理压制了她,但试想,在许多的场合之中,没有麝月的压制?晴雯又会得罪了多少人呢?

5、晴雯与宝玉最后相见,说出了她悲剧的根源。

晴雯被王夫人撵出,从比平常人家的小姐还体面的生活一下跌落到了凄凉的下场。

他独自掀起草帘进来,一眼就看见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,幸而衾褥还是旧日铺的。

尤其是她让宝玉倒的茶,更让人心酸。

”宝玉听说,忙拭泪问:“茶在哪里?”晴雯道:“那炉台上就是。”宝玉看时,虽有个黑沙吊子,却不像个茶壶。只得桌上去拿了一个碗,也甚大甚粗,不像个茶碗,未到手内,先就闻得油膻之气。宝玉只得拿了来,先拿些水洗了两次,复又用水汕过,方提起砂壶斟了半碗。看时,绛红的,也太不成茶。晴雯扶枕道:“快给我喝一口罢;这就是茶了。哪里比得咱们的茶。”

谁能想到,曾经那样挑剔的晴雯,如今会成为这样的样子。

在她与宝玉最后一面的交流中,她同样说出了,她至死也想不明白的两个问题。

只是一件,我死也不甘心: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,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,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!我大不服。今日既已担了虚名,而且临死,不是我说句后悔的话,早知如此,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。不料痴心傻意,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。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,有冤无处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