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山东唯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娱乐陶红 爽利大女人
陶红 爽利大女人
2023-01-26

陶红在不同的时期,出演过各种角色有普通人,有仙女,有侠客……最近选角的形象令人关注,从《桂兰的承诺》里的村官到《宝贝儿回家》里的都市职业女性以及《天使-生命处方》里的医学专家,她用个个鲜活生动的角色塑造了千人千面的丰富形象。在从业这么久之后,她又有什么特别的感悟,本期专访,就让我们走进这个导演都赞叹“东北话说得太好”的陶红。

1.不同的时期出演的角色也不尽相同,有普通人,有仙女,有侠客……比如《桂兰的承诺》里讲的是个村官,《宝贝儿回家》又是个部市职业女性,你是如何去寻找塑造角色的灵感呢?

《桂兰的承诺》我喜欢她的反差,我特别喜欢这种很坚强的女性角色。比如王桂兰非常努力,虽然生了重病,但依然去工作,给予自己很多正能量,仿佛忘了自己的病,而且到现在也还活得很好。《宝贝儿回家》我总觉得演白领是个很模糊的概念,但这部片子其实演绎白领的部分很快过去,接下来就是找孩子,显示女性的坚韧和光辉,我更喜欢这种女性角色的光辉点,而不是闪光点。

2.你现在的角色充满了很多正能量,选择的时候有特意考虑过这部分导向吗?

我比较挑剔吧,轻飘飘的人物我不喜欢。其实也没有刻意,拿到剧本看着看着,就会有喜欢想演的角色,偏巧就需要各种折腾。之前的生活里,看到负能量的人,我会一笑而过,但事后我会发现,负能量会传染,会影响你,伤害你。所以现在无论我是选角色还是生活里选朋友,都愿意与那些蔫满正能量的人在一起。

3.通常以怎样的标准来选择片子呢?比如《天使-生命处方》里要表现手术、打枪、舞蹈、医学术语等等,难度听起来就很厉害,所以你的选片风格是补充自己技能,迎难而上吗?

看剧本的时候,我喜欢看那些有意思一些的,在困难背后,越是有问题需要解决,解决后越是呈现得不一样,就像那个时候学英语,像一个习惯。进了这个剧组,还要学俄语之类的,读音特别复杂,那时整个剧组我最忙,每天下了片场,还要追着老师问。

4.《桂兰的承诺》里要说东北腔,这无疑对你的角色增加了相当一部分难度,在语言方面你是如何攻破障碍的?这部戏的语言方式给我很新鲜的感觉,一般方言戏也的确是电影里比较多些。演的时候有种很冲动的感觉。我演方言戏比较少,但我觉得方言戏很有意思。其实重庆话再脆还是有些柔。我喜欢东北女人,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展现出来。

5.《桂兰的承诺》已经杀青,你说这是你第一次演东北女汉子,和你作为重庆辣妹相比,桂兰这样的女汉子有什么特点让你觉得十分新鲜的?

我选择演王桂兰,因为觉得东北人很有地域特色,更加原生志,更加接地气,特别是像王桂兰这样的女人,还有她的这种“虎气”。演这个角色很过瘾,一会儿上了推土机,一会儿又到地里种田去了,很“飒”。

6.如果工作强度压力很大,你如何排解自己的心情?我觉得人的一生总会有坎坷,不是事业就是婚姻上的。正因为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,才叫人生。问题是,当面对这种不确定性,我们该如何面对,如何解决,如何以一个好的心志,让不确定性不影响到自己的人生轨迹?现在很多女性会屈服于命运,屈服于命运就会没有自我,没有了自我,就会各种放弃。

7.定居北京这座忙碌的大都市,往往意味着生活充满喧哗而丰富,你是否有独家的钟爱之地可使你尽情享受生活、真正做自己呢?

在没有工作的日子里,我会去电影院看看电影,接触和行业相关的知识,看看书,练习瑜伽,布置布置家居。